— 纬度不明 —

(雷安,是刀子,看不懂就算啦)


         “有时候忽然有些奇怪,自己为什么要活着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多余得就像街头分发的无聊的传单,给我也不想接,能躲就躲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过有时候嘛,又想想自己也没有理由去死。


         “反正死了也不会有人为我伤心,那多没意义啊,是吧?”


          黑发的少年将额头靠在冰冷的墓碑上,手指轻轻摩挲着新刻上去的名字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一遍一遍地摹画,直到指尖发白,几乎快要将那块石碑戳穿。


        “结果被你这家伙抢先了啊,

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自己一个人幸福地死去了,


           是不是早算计好了?


           总会有一个人,


           会在这个世上,


           一直为你伤心。”


           那么那个人绝对不是我。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他闭上眼,勾起了嘴角。


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


评论
热度(8)

2018-12-08

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