— 纬度不明 —

【雷金】于无声之处

#主雷金

#金有语言障碍设定

#私设现代pa

#是糖无刀,双向暗恋


以上ok的话↑

正文如下↓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01

今天要去看那个小鬼了,在医院呆了两个月,结果语言障碍还是没能克服,果然是,没有希望了吧。

今天就把他接回来吧。

雷狮抬头,看了看阴沉的天空,似乎是要下雨了,乌云密布的。


02

金和雷狮算是从小认识,两个人都是同一家孤儿院的孩子,只不过雷狮比金大一些。

金是个哑巴,但并不是先天的,医生说是受到了刺激导致了语言功能障碍。也正因为这点,一直都没有人愿意收养金。

所谓的刺激,大概是源于金的姐姐吧。

雷狮记得金在本子上写下“姐姐”这两个字的时候,眼睛闪闪发光,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开心的事情,却又很快黯淡下去,一边慌乱地用笔涂掉。

委屈得快哭了。

大概是被姐姐抛弃了吧,雷狮摸了摸金的头表示安慰。

而雷狮和金不一样,很早就有人愿意收养他,而且是个富裕的家庭,但是被收养之后,雷狮还是经常回孤儿院找金。

雷狮的养父母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反正他们工作与应酬繁忙,无暇顾及这个孩子,他有个玩伴也好。

成年后的雷狮,接手了父亲的企业,成了年轻的总裁,他决定收养金。

“以后就叫我哥哥吧。”雷狮轻轻地拍了拍金的脑袋,这家伙还是没怎么长高啊。

金微笑着躲闪。

反正这小鬼也不会说话,自己倒是多此一举了,雷狮在心里后悔起刚刚的话。


03

医院的疗养室门前,雷狮看了看手表,这个时间,金应该在这里。他握住了门把,深吸了一口气,然后推开了那扇门。

金坐在病床上正在吃削好的苹果。

雷狮走了过去,看见一旁的床头柜上摆着一盘削好的苹果片时,眉毛微皱:“那个人是不是来过?”

金闻言点了点头,继续木然地吃着手中的苹果。

格瑞是金在上学时的同桌,因为金有语言障碍,格瑞在学校里几乎时时都和他在一起。

“这是为了帮他。”那个银发少年在被雷狮拦下后,面无表情地解释。

在雷狮到之前,格瑞就已经来过了,还顺带给金削了一盘苹果。

真是贴心啊,果然不是那种表面的同学关系吧。雷狮在心里冷笑一声,然后默默地将那盘苹果片推得离金远了些,然后开口:“小鬼,我们回去吧。”

金抬起头,看着那个西装笔挺的男人,面色疑惑。

“我们不治了,回家好吗?”他的语气近乎恳求。

金愣住了,他伸手去够床头柜上的本子,却被雷狮抱住。

男人带着淡淡烟味的怀抱几乎快把金淹没,他眨了眨眼,试探性地伸出手去拍了拍雷狮的后背,这家伙今天是怎么了?无奈之下,他只好点点头表示同意。

“车在楼下,你收拾一下要带的东西。”雷狮松开金,咳了咳以缓解尴尬,然后背过身去,不让对方看见自己的表情,“对了,那盘苹果,丢掉。”

该死,脸有些发烫,每次这样抱他的时候自己都会这样,雷狮狼狈地抬手抹了一把脸颊,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。

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,是金在理东西,这个小鬼,每次都能制造出不小的声动,真是冒失,雷狮想着,嘴角却扬起好看的弧度。

他是属于我一个人的。

即使不会说话也好,冒冒失失也好,这点就够了。


04

晚餐时间,金托着腮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雷狮,连手中的筷子已经戳到了碗外都不自知。

面前的人低着头,黑发的末尾微卷,却似乎不太柔顺,有些翘了起来,发丝在白色的头巾下倔强地仰着头。剑眉上扬,眼睛狭长,浓密而长的睫毛轻轻扇动,鼻梁挺拔,十分完美。尤其是那双紫色的眸子,闪着微光,神秘得像无人涉足的森林,危险却吸引人。

金想不到别的形容词,只觉得雷狮很好看。

而那双好看的眸子正望着他。

“怎么了?不饿?”雷狮好笑地看着面前呆呆盯着自己的金,慵懒地问道。

像一只猎豹。

金在心底补充了一句,低头将一大块肉塞进嘴里。

这小鬼天天在心里瞎想什么啊,雷狮笑着摇了摇头:“多吃点蔬菜。吃好了,带你出去玩。”


05

雷狮晚上陪自己出来玩,真是少见。

金将手塞进口袋里,看着自己的脚尖。不会说话,反倒成了逃避尴尬的好方法。

然而雷狮就有点尴尬了,他伸出手,揉了揉金的金发,恶趣味地揉乱,然后又小心地帮他理好:“不如,去看电影?”

电影是那种老套到烂梗的爱情片,雷狮骂骂咧咧地拿了票,一边抱怨着:“怎么只有这种烂片了,现在的电影院是有多无趣。”然后亲切地问候了电影院老板的祖宗十八代。

可是金挺稀罕的,他没来过电影院,最多只是在上放学的时候经过那种地方,听班上的女生叽叽喳喳地说过一些。

他一个人是不敢来这种地方的。

格瑞在上学以外的时间很忙,也不会陪他过来。

现在有人愿意陪他一起,金觉得实在是太好的事了,他开心地挽住雷狮的手,然后成功地让雷狮闭嘴了。

“以后再带你来看好电影,这回就将就一下。”雷狮宠溺地搂住金的肩。

嗯,我们还有很长的以后。

金在心里偷偷地想着,看着那人俊俏的面容。


06

电影院里几乎没什么人,巨大的荧幕孤独地放着老套的爱情片,雷狮觉得自己快睡着了,他偏过头看金,从刚刚开始金似乎就很焦躁不安。

金觉得他应该趁这个机会说出来那件事,但是带了纸笔却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下无可奈何。

怎么让他明白?

“从刚刚开始你就想说什么?”雷狮扯过金的手,和哑巴交谈真的麻烦。

怎么办怎么办,金不想在电影散场之后再说,那样会更尴尬,在一片黑暗中似乎更让他安心。

“嗯?”雷狮不解地看着他。

怎么才能传达“我喜欢你”这种话语啊?总不能,给他比个心吧?

让我想想,喜欢你,有什么表达方式。

脑海中闪过了什么,金狠下心来,转头亲了雷狮一下,果然,这个最可以表达自己的心意吧。

少年软软的唇瓣像是软糖,蜻蜓点水般地啄了一下,金一脸期待地看着面前的人,这回应该明白了吧?

“我说,你这是什么意思啊,小鬼?”

这个语气,是生气了吗?他不会当成恶作剧了吧?金焦急地想要解释什么。

“喜欢的话,仅仅是这个,表达不了什么啊。”雷狮一把掐住金的脸,压迫性的气场侵略般地袭来,即使是在黑暗中,也能看见那双紫眸闪着幽光。

雷狮轻笑一声,欣赏着金复杂的惊恐表情,然后将唇覆了上去。

“起码是要这种,伸舌头的吧?”在金几乎快窒息的时候,某个雷姓男子终于放开了他,调侃道。

“知道了吧,我的喜欢,可是比你更深刻啊。”



雷金结婚,可喜可贺。


END

评论(3)
热度(68)

2018-08-15

68